古埃及人创造了女神故事将女神功能分为神性功能符号两类

在久远而神秘的古代,古埃及人创造了一系列关于女神的故事。这些神话故事有的通过纸莎草保留了下来,有的通过金字塔铭文和石棺铭文记录了下来,还有的残留在墓室的壁画当中。

第一个创世神话是赫尔摩坡里斯神话。在创世以前,世间存在着由四位男神和四位女神组合而成的八位神明。每位男神和女神配对组合,分别代表着原初海洋的四种物质。

努恩和纳乌奈特的组合代表水,库克和库克特的组合代表黑暗,哈赫和哈屋赫的组合代表无形,阿蒙和阿蒙奈特的组合代表空气。在这八位神明的通力合作下,世界从原初的海洋中诞生。

第二个创世神话是赫里奥坡利斯神话。原初海洋将阿图姆神带到世间,之后阿图姆神又分别生出舒神和泰富努特神,而舒神和泰富努特神结合生下盖伯神和努特神。之后,盖伯神和努特神结合生下奥西里斯神、塞特神、伊西斯神和奈芙提斯神。

第三个创世神话是孟斐斯神话。它同赫里奥坡利斯神话基本一致,只不过孟斐斯神话强调世间万事万物,均来自普塔神的思想和语言,众神是通过普塔神的语言来到世上。

至此,三大神话将参与创世的女神分别展现在世人面前,她们是纳乌奈特女神、库克特女神、哈屋赫女神、阿蒙奈特女神、泰富努特女神、努特女神、伊西斯女神和奈芙提斯女神。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女神是通过其他方式,向世人呈现自己面貌的,例如:哈托尔女神、玛阿特女神、贝斯特女神、穆特女神等。有关她们的故事都被古埃及人记录在金字塔铭文、石棺铭文以及亡灵书当中。

鉴于古埃及人的思维具有物质化倾向,即具象思维特征,他们对每一种神秘力量的感知都要落实到某一个具体的神明形象上,也因此造就了古埃及不胜枚举的神明形象,这样一来,古埃及女神的数量也随之扩大。

面对数量如此庞大的古埃及女神,如果我们进行逐一介绍,那将是耗费精力且毫不明智的举措。倘若找到众女神的联系并对其进行分类,则会轻而易举的找到古埃及女神崇拜的文化蕴含。

从人类文化学功能学派的观点出发,每位女神都应具备不同的功能。例如,奈斯女神的功能是保证战争的胜利,玛阿特女神的功能是维护真理、公正和秩序。

即便有的功能若干女神同时具备,不同女神身上的这种功能也存在细微的差别。例如,哈托尔女神和阿努基斯女神都具备哺育的功能,但阿努基斯女神侧重于对幼年法老哺育,而哈托尔女神则具备对成年法老的哺育功能。

综上所述,如果把古埃及女神汇总,按照女神自身所具备的功能进行归类的话,就会形成几个固定的集团。例如,按照保护功能划分,我们可以把那些在战场上,充当保护力量的战神归为一个集团。

找到了分类的标准,接下来我们开始着手考察女神自身所具备的功能。女神分为神性功能和符号功能两类。前者是女神自身所具备的功能,后者是女神被古埃及人赋予的功能。

在古埃及人的世界当中,太阳和星星的升落是依靠努特女神来完成。努特女神在黎明时分将太阳分娩到世上,让其照亮人间。夜晚降临,努特女神再分娩出众多星辰,让其照亮夜空。

不光努特女神会生出光明,哈托尔女神也能每天把太阳神分娩到世上,甚至在有的铭文当中,会把整个石棺比喻成女神,意指女神会再次将亡灵释放出来。

第二类是发展功能,它是生养、释放功能的变形功能,这里强调的是女神的照顾、哺育能力。

法老会强调:“埃特女神是我的乳娘,哺育了我。”“哈托尔也担任皇家哺乳师的角色,甚至会给成年法老喂奶,还有努特女神,伊西斯女神都被比喻为无花果树夫人,具备为死者提供食物的哺育功能。”

第三类是保护功能,伊西斯女神,奈芙提斯女神、奈斯女神和塞勒凯特女神都以王位保护者的身份出现,同时也是法老在人间的守护神。

据金字塔铭文记载,法老说:“我的母亲是伊西斯,我的奶妈是奈芙提斯,奈斯在我侧面,塞勒凯特在我后面。”也正是对这四位女神保护功能的尊崇,世人喜欢把她们的形象雕刻在石棺的四个角落。

古王国时期的埃及人还会在床、枕头、药瓶的瓶盖上刻上塔韦赖特女神的形象,奈斯女神的形象也在首饰匣上出现过,甚至还出现在菲利斯皇后的金座后面。

这样看来,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王公贵族,都在寻求奈斯女神的庇护,更确切的说是一种对女神保护功能的崇拜。

第四类是温暖、滋养功能。很多女神都会被冠以拉的女儿,或者拉之妻的称号,哈托尔女神就有这样的称号,奈斯女神也有这样的称号。

此时的女神是在充当拉神的精神伴侣,激发拉神发挥更大的神性。正如拉埃特女神一样,她是为了陪伴拉神而被创造出来,“她的陪伴作用远比她作为一个独立的神明重要得多。”在这里,古埃及女神是在发挥心灵层面上的温暖、滋养功能。

这样看来,遍布古埃及神话每个角落的女神传说,其实是在传递一种正面的力量。

在古埃及历史中,我们不仅能找到女神自身所具备的神性功能,还能找到古埃及人附加在女神身上的符号功能。

女神的符号功能来源于古埃及人的思维。古埃及人从女神神性功能的基础上抽离出女神形象,或者说这些女神其实是作为一种思维中的符号而存在。

在很多文献中,我们会发现某一个神明的称号会和其他神明产生关联,例如奥西里斯被称为“玛阿特之主”。奥西里斯和玛阿特两位神明,既不具备血缘上的继承关系,也没有社会属性上的家庭关系。二者之间怎么会产生联系呢?

当我们了解到玛阿特女神是真理与正义的守护神时,再来理解奥西里斯的称号就会水到渠成。在这里玛阿特不再单纯的指代女神,而是指玛阿特女神身上所具备的真理与正义的意义。

这样看来,奥西里斯的这个“玛阿特之主”的称号,其实是在赞颂奥西里斯神是真理与正义的化身。类似这样女神具备符号功能的例子还有很多,不单单是女神和男神会出现符号化的联系,女神和女神之间也存在这种情况。

古埃及人用文字和图画所记载的女神传说,与其说是在向世人讲述故事,不如说是在传递一种依托在女神身上的情感。以当时古埃及人的思维水平来看,要想将这些抽象的情感表露出来,只能依托在具体的事物上,于是他们塑造出了众多的女神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