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篮球却成为NBA状元他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

“不要让我长到1米98,否则我就是下一个乔丹”这句话来自年轻的爱德华兹。实际上,一开始大部分球迷对爱德华兹并没有多大兴趣。因为他来自一支没有多少希望的球队!森林狼已经摆烂很久,在这之前,森林狼也拥有过其他的状元球员,只是一样没有打出多好的成绩。爱德华兹的天赋是真的,对于篮球的漠然也是真的。

在被森林狼选中之后,爱德华兹还对着媒体说了另一句话:“我根本不爱篮球,如果有NFL的球队选择我,我明天就回离开NBA。”是的,篮球从来都不是爱德华兹的第一选择。他15岁才开始正式接触篮球。在这之前,他一直在打橄榄球。

从爱德华兹身上你大概可以明白一个道理,一个拥有天赋的球员在面对所有选择的时候,到底可以有多任性。从来没有人敢对着球队说出这样的话,但是爱德华兹可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天赋就是在这里吃饭的本钱。从另一个角度看,爱德华兹非常聪明。他很早就知道自己要什么,以及球队需要什么。本质上,球员和球队之间就是一种交易。球员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而球队提供报酬。爱德华兹很清楚,如果哪一天自己没有了价值,球队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交易出去。而他现在就算他说出再豪横的话,只要可以给球队做贡献,森林狼就会选择性忽略。这是一个商业联盟最原始的法则——利益至上。

森林狼其实并不是很想选择爱德华兹。因为在选秀大会之前,森林狼的总经理还在向其他球队兜售自己的状元签。只可惜,没有人愿意接手。而他们之所以在最后还是选择了爱德华兹,主要还是因为他是这个位置上最好的选择。所以爱德华兹也就成为了联盟历史上第一位二号位的状元。

爱德华兹的表现如何?森林狼破天荒地再次进入季后赛,在这段旅程里面,爱德华兹的表现非常喜人。不说他是队里的头号功臣,但是在这样的球队里面,他的表现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球队整体的气氛。森林狼也在巴特勒离开之后,终于有了一点狼性。

如果说得准确一点,是森林狼在这个赛季整体都开始有了狼性。他们在进攻和防守上都有了比较明显的积极性提升,对于球队而言,这是一种关键性进步。当然,这种进步并不是因为水拉在组织端做的有多好,而是爱德华兹和贝弗利带来的积极性改变。一个是进攻,一个是防守。我们时常说森林狼的氛围实在是太差了,但在一部分年轻人,有活力的球员的带动下,他们不见得没办法改变。

爱德华兹让大家看到了一个二号位状元应该有的实力。说实话,这种成绩确实不差。且球队老板也确确实实看到了这个球员的潜力!爱德华兹是适合作为一个高级别将领来培养的。他的球商出众,有足够的领导力。他的球风没有独权主义,相反,他还挺乐意分享自己的进攻特权。但,他需要球权。

球队的球权不能集中在组织者手里,爱德华兹必须依靠足够的持球占比才能把自己的进攻输出价值最大化。所以爱德华兹会在一定程度上做到占据球,且主导球。当然,这跟水拉想要的组织没有太多冲突的地方。位置不一样,且持球所需的时效不一样。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爱德华兹在早期阶段一直没有认清楚自己的地位。

这里的地位说的是爱德华兹在实际比赛中关于自己能力的认知以及打法的确定性问题。他需要得分,需要球权,但不能是一个组织者,且对于组织领域也没有独到的理解和能力,正如他不是一个好的四分卫长传手一样。但是当出现球权且没有合适的得分机会的时候,他总是会下意识开始指挥。所以你会看到,一个带有韦德风格的球员,在小球时代里面偶尔出现组织属性。听起来有些奇怪,看到的时候会更加诧异。

不伦不类确实是爱德华兹在一段时间里的主要标签。但随着赛季深入,爱德华兹的表现场次变多,且对联盟的规则和战术体系有了更加深入的磨合之后,爱德华兹开始再次进化。实际上,爱德华兹现在是变得更加纯粹了。这是一件好事,他开始知道自己怎么去考虑自己的定位问题。主要的输出集中在二号位领域,术业有专攻,得分也变得更加简单。

有时候不得不感慨,有天赋真好。爱德华兹身上或多或少带有韦德的影子,那种强力突破的第一步让人着迷。事实上,在现役的所有球员里面,很少有同位置的球员做到这一点。且爱德华兹在保证速度的同时,同样还带有极为实用的低重心行进。如果我们把韦德这个模板去放大一点考虑,爱德华兹的这种类型就是乔丹。这也是他敢在媒体面前“大放厥词”的一个原因,谁能跟爱德华兹一样打球?

除了年少轻狂的经验不足,爱德华兹身上还有的一个缺点就是投射能力不算是十分出众。这倒也不能怪爱德华兹,射程加大(NBA实际场地会比大学赛场更宽,所以常规出手的区域需要有更强的力量作为支撑)之后,他的出手更偏向于用推的。这种出手方式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球出手的弧度不是很好看。库里虽然也是用推,但他是向上和向前的推,是具备了合理弧线的。爱德华兹现在就还做不到这一点,抛开手感的因素不说,这一点只要加强力量和适应性训练,都应该是可以解决的。所以,有一部分森林狼球迷对爱德华兹的表现和未来前景还是比较看好的。至于说在这支球队能不能得到突破什么的?现在应该还没有人敢打包票。毕竟狼王都浪费了那么多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