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豹斗智|狼群调虎离山在荒原伏击雪豹雪豹却装死成功突围

“昼伏夜出”,是食肉动物在充分利用“天时”猎捕。“虎走山梁狼走川”,是虎和狼在充分利用地利之便生活。群起而攻,是狼善于利用“兽和”,使效益最大化。野兽为了生存,都善于充分利用“天时、地利、兽和”的天道。

今天的故事,专讲狼如何利用西北荒原的“地利”,来剿杀“雪山之王”雪豹的。

草食类动物相互之间少有争斗,因为荒原野草遍地,无须争夺。肉食类动物常为争夺食物而互相杀戮,所以虎豹熊狼之间矛盾尖锐。

青海境内的祁连山雪峰之下的豹子岭,海拔三千多米。这里的雪线上下,盘踞着一只体态强大的雄性雪豹王,它的领地高达200多平方公里。

豹子川位于豹子山下,是一片高山荒原,这里不仅是牧民的牧场,还是藏羚羊、白唇鹿、黄羊等食草类动物的天堂。

长期盘踞豹子川的是一群苍狼。它们的领地和雪豹王的领地重叠。雪豹王下山捕猎时,会遭遇苍狼狼群的袭击。于是,狼豹之间的食物争夺战发展成领地争夺战。这一打就是多少年,而且仇怨越打越深。

雪豹体态矫健而敏捷,浑身长着金钱豹一般的美丽黑斑,适合在雪线附近山岩嵯峨的陡山隐蔽猎捕,故得“雪豹”之名。

雪豹在中国分布于青藏高原、帕米尔高原、天山山脉、祁连山脉及我国西部的其它高山地区,是雪山中最具有攻击力的猛兽,因而有“雪山之王”的称号。

雪豹因毛色与的岩石相似,故喜欢隐蔽在悬崖峭壁间猎捕北山羊、岩羊和盘羊。它善于攀爬,具有非凡的跳跃能力,可踊身跳下二层楼高的山崖;纵身一跃,最远可达15米,就地跃起,也可窜上二层楼高的山坡。雪豹猎捕能力极强,所以“雪山之王”名副其实。

西北狼是中国狼在西北地域的一个犬科类别,性情凶猛,家族团结,狼群内等级森严,纪律严明,个体攻击能力强,家族群团战斗力强悍。

西北狼形体高大,因喜欢夜间活动,又叫“夜月狼”。这种狼最高时速可达50公里以上,以10公里的时速可一气追杀敌手20多公里。

狼谨慎而不胆怯,勇猛而不冒失。独狼猎捕时总要预判自己的胜算多大方能出手。群狼善于团体作战,每战之前必在侦查之后制定出合理的作战方案。

西北狼善于在平原和山地集体猎捕草食类动物,惯于采取伏击战、突袭战、追踪战和以多胜少的消耗战。

豹子川中居住着11只苍狼。它们的领地和雪豹王的领地重叠。雪豹王平时靠猎捕山上的北山羊、盘羊、岩羊等山地草食类动物生活,偶尔会进入豹子川领地视察,同时猎捕藏羚羊等荒原草食类动物换换口味。

但是,苍狼狼群从来不承认豹子川是雪豹的领地,而是自己响当当的地盘。所以每当雪豹下山进入豹子川捕猎时,苍狼就要举全族之力,赶杀雪豹王。

狼群报复性强,向来喜欢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敢到我苍狼的荒原猎捕,我就敢到你豹子山上围猎。豹子山上的一群群北山羊、岩羊和盘羊,可是美味呀,你雪豹王凭啥霸占着这么多好东西?

但是,山地作战是苍狼的短板。在荒原上它们来去如风,敢于挑战一切野生动物,包括强悍的野牦牛和藏野驴。要猎杀雪豹就必须逼其下山,进入千里荒原。那里才是苍狼纵横驰骋的战场。

一个月后,豹子山上的几种羊群已经被苍狼驱赶到了别处。雪豹无兽可吃,只好下山到豹子川去猎捕。苍狼的第一计——调虎离山之计成功。

吃是为了活着。没食物吃就不能活着。野生动物的生存逻辑非常简单。如今,豹子山上的各种羊没有了,雪豹只能喝西北风。它知道这都是苍狼狼群作得祸。狼群的目的就是断其粮草,逼其下山。

好吧,我雪豹王就来个将计就计,首先捉只狼吃,也好让你们这群野狼知道“雪山之王”有多厉害。

苍狼狼群已经在豹子川的核心地带绿草坡上设好伏兵。那里只有漫漫荒草,没有山岩可隐,更无陡坡可凭。雪豹王到了那里,就全无地利可借。伏兵齐出,让你雪豹插翅难逃。

由于狼群的提前驱逐,整个荒原中没有一只动物可供雪豹捕捉。没办法,要解决肚子的问题,雪豹必须硬着头皮前进。

情况异常!雪豹前进不久,立即觉察到这是苍狼的诡计——辽阔的荒原中怎么会没有一只野兽呢?这是诱我前进寻找呀。前方一定有凶险,否则为何没有狼前来骚扰阻拦?

正犹豫间,一只隐蔽在草丛中的狼叼着一只野兔,蓦然跳到雪豹面前,又从雪豹身前跑过,速度不快,野兔身上的鲜血气味令雪豹味蕾勃起。它情不自禁地纵身追赶下去。没想到它快狼也快,它慢狼也慢。

雪豹害怕深陷狼围,忽然停步不追了。狼立刻停在不远处,开始撕咬肥兔,并不时斜眼看着雪豹,似乎怕它争夺。面前有肉,却吃不到嘴,谁不着急?何况强霸的雪豹。它愤怒地嘶吼一声,放纵追来,眼看一纵之下必定把狼和肥兔一并按在爪下。岂料那狼几乎在间不容发之际,再次叼起肥兔腾地跳开。

雪豹王心中此时只有肥兔和该死的狼,至于有没有什么埋伏再不去想。只顾拼命追去。

这狼实在恨人。雪豹慢它则慢,雪豹快它则快,雪豹停它则吃。傲慢成性的雪豹如何忍受得了?心中仅存的一点儿警惕全都变成了火气,几个飞窜就追到了苍狼身后。

苍狼虽然强壮,但雪豹比它更强壮。正在它力有不逮之时,斜刺里又冲出一狼,抢过肥兔再度逃窜。雪豹大怒,到嘴的食物你也敢抢!于是又奋力追赶这只狼。

眼看就要追上之时,忽听一阵野狼群嚎。草滩中忽然冒出了11只狼,包括方才引诱自己的那两只接力狼。雪豹落在了狼群的包围圈中。

雪豹停下追赶的脚步,扫视着周围的地理环境,无险可凭,无利可借。这是真的落进狼的圈套了。

趁豹愣,要豹命!狼王根本不给雪豹喘息的机会,带头扑向它。雪豹习惯依山而坐,好整以暇,只等饿狼扑来,必一爪拍去。可是它忘记身后无山可凭,却被后边冲过来的狼狠狠一口咬在脊背上。

此伤虽轻,但有辱雪豹王的尊严。它纵身跃起朝着一只狼愤怒扑去。狼群就是想通过此招调动雪豹,以便让它露出破绽。结果雪豹一动,11只狼皆动。东一口西一口,南一爪北一爪,让雪豹陷入群殴之中。雪豹的脸面没有伤损,但后身却被群狼轮番攻击得伤痕斑斑,鲜血淋漓。

雪豹知道必须快速冲出狼围,逃回山中,否则车轮战很快就会把它累得精疲力竭。狼群也知道到了最后的总攻时刻,为防止雪豹逃跑,11只狼车轮式的转着圈儿攻击雪豹,那窜动的身影令雪豹神摇目眩。雪豹感受到苍狼车轮战法厉害,也来了个将计就计,遂装作越打越吃力的样子。

狼群的围攻是线只狼分两拨按照同一方向斜刺里走马灯似的同时攻击雪豹,你斜刺里咬一口顺势逃开,另一拨再次斜刺里冲近咬一口,这令雪豹王防不胜防。

它只好随着狼群的走马灯式的进攻转动着自己的身子。其实它转与不转都避免不了挨打的命运。眼见得雪豹王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了,接着,噗通一声趴卧在地。

咬死了?累死了?看它浑身血迹斑斑,必定是伤重疲乏而死。11只狼团团围住死去的雪豹,十分惬意,这压在狼群心头的雪山之王,终于死在了面前。从此,豹子山和豹子川全部成为苍狼的领地,包括山上数百只北山羊、岩羊和盘羊,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但是狼们忘记了,雪豹身上的斑斑血迹很多是它们被雪豹咬伤的血迹!另外,它们的疲劳程度比雪豹更甚。

狼群一旦放松,便纷纷趴伏在地,纷纷喘息。此时,雪豹微睁豹眼,心中大喜:狼群已经丧失了警惕和战力,而自己已经恢复了战力,于是毫无声息地骤然暴起,一个高儿蹦出十几米远。在狼群的瞠目结舌中,从容地向着豹子山逃去……(作者简介:王天祥,高级记者、作家,出版长篇小说等各种专著42部,撰写电视剧200多集,创作历史、文化、风光、纪实等专题电视片数十部,在各类报刊发表文章数百篇,发表网络文章千余篇。)

(特别说明:此文配图选自网络,若侵权通知即删。谢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